|  返回首頁

 

“虎癡”張善子
  • 發布時間:2013-07-08來源:市中區閱讀次數:32966【打印本頁】關閉窗口

  著名畫家張善子自號虎癡,人稱虎公。1882年7月生于內江縣良安里象鼻嘴堰塘灣,從小家境貧寒。其父張忠發以賣勞力為生,母曾友貞,用單線白描繪帳簾、枕套、鞋樣,以微薄收入補充家用,人稱“張畫花”,是一位很有天才和藝術修養的民間工藝美術家。
  張善子自幼隨母習畫,1905年到日本留學,入明治大學經濟科。為救國圖強,立志畫猛虎以振奮國民精神。1910年回國參加四川保路斗爭,民國成立后又參加反袁斗爭。1918年至1920年,他在樂至縣汪鹽務知事。至今樂至父老還在傳頌張善子畫虎諷時弊的故事。
  當時軍閥混戰,土匪猖狂,鴉片流毒甚廣。1919年春節,張善子叫人做了十二盞長柄牌燈,分懸于鹽務署大門,左右親繪巨幅虎畫張貼,吸引了城中各界人士前往圍觀。
  只見左邊畫的是一只巨虎噙著一根又長又大的鴉片煙槍。煙斗下面有個枯瘦如柴的老煙鬼正在奄奄斃命,煙槍口有一個青年正埋頭向里走去,張先生在畫端題《西江月》一首:“此是殺人兇器,不名煙槍名槍。可憐老人發蒼蒼,自把青春送葬。為何爾又鉆去,還須仔細思量。英人毒害禍心藏,急早回頭為上。”
  右邊畫的是一只大黃斑老虎,虎背上馱著兩個脹鼓鼓的錢袋,后邊幾個持刀的強盜追去搶劫。畫端也題《西江月》道:“虎背錢來何處,無非豪奪民間。張牙舞爪態欣然,無愧‘大人虎變’。何苦重財輕命,鋌而走險搶錢,一丘之貉逞兇殘,終是‘竊鉤’血濺。”
  這里用了“竊鉤者誅,竊國者候”的典故,指出那些“豪奪民間”的“虎”比土匪罪惡更大。
  還有一次是1920年春天,張善子應縣城福音堂牧師李慎懷之求,畫了一幅黑虎送他,并題詩道:“迎人笑面世多術,虎臥深山不敢出;為懼爪牙生在胸,猛虎不敵惡人毒。”這對當時社會的黑暗和人心的險惡,作了沉重鞭撻。
  1932年,張善子偕其弟張大千居蘇州網師園,精心飼養活虎,朝夕相對,臨摹寫生,對虎的神情動態了然于胸,然后讓它躍然紙上。詩人楊云史當時寫詩稱贊他的作品道:“畫虎先從養虎看,張髯意態托毫端;點睛擲筆紙飛去,月黑風高草木寒。”抗日戰爭爆發,善子流亡到武漢,以二丈白布繪《怒吼吧,中國》圖,上畫二十八只怒虎,形態生動,氣勢逼人,款題:“雄大王風,一致怒吼,威撼河山,勢吞小丑。”這二十八只怒虎象征中國當時二十八個行政省。為紀念上海“八•一三”抗戰一周年,他又特繪巨幅《雄獅威屹圖》,題曰《中國怒吼了》。他還畫了大量宣揚愛國主義傳統,提倡民族氣節的作品到各地展出,以激勵人民群眾的抗日熱情。
  1933年底,為宣傳中國的抗日正義斗爭和傳統藝術,爭取國際支持,籌募抗日經費,張善子抱病出國舉辦畫展,先后在河內、巴黎、紐約、芝加哥、費城,舊金山、波士頓等地展出。法國總統勒白朗親往參觀,美國總統羅斯福邀張善子到白宮作客,備加贊譽。所至之處觀眾踴躍,反應熱烈。募得捐款及門票收入逾百萬美元,他把收入全部交給國家。
  1940年秋張善子輾轉回國。10月4日到達重慶。旅途疲勞未解,又立即為抗日事業奔走呼號,終因積勞成疾,于10月20日病逝,終年59歲。噩耗傳出,舉國哀悼。這位杰出的國畫家不但給我們留下了大量的藝術珍品,更重要的是為人們樹立了愛國主義的光輝楷模。
 

排列3预测